上一篇: 防止“大灾之后有大疫” 个人如何做好防护和常见病预防 下一篇: 保障第二剂接种之后 多地7月起恢复新冠疫...
分享到:
当前位置 : 资讯 > 地方动态
瑞丽一天新增15例!四次疫情三度封城,一座边境小城的困局
2021-07-07
来源:八点健闻
1261
0
7月6日当天瑞丽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5例、无症状感染者2例。7月7日0时起,对瑞丽主城区实行封闭管理,所有市民居家隔离

  

这是边境小城瑞丽的第四次疫情、第三次封城。

7月6日当天瑞丽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5例、无症状感染者2例。7月7日0时起,对瑞丽主城区实行封闭管理,所有市民居家隔离。

作为中国对缅的最大的内陆通商口岸,从地图上可以清楚看出,瑞丽像是嵌入缅甸的一只手,三面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边境线蜿蜒了169.8公里。

去年9月,因为缅甸女子偷渡入境,发生第一波导致“封城”的疫情。

今年3月底到4月底的疫情,持续一个月,那是半年内发生的第三次疫情,时任德宏州委常委、瑞丽市委书记的龚云尊因在疫情工作中严重失责被撤职。

这次,是边境小城瑞丽一年第四次遭遇疫情,封城成为了标准动作。

△ 2021年7月7日凌晨,瑞丽市工作人员架设栏杆对城区主要道路进行封控。图片来自人民视觉。

在瑞丽大部分地区,上一波疫情的的余威仍在。那波迄今为止当地最大规模的疫情,导致了上百人感染,让瑞丽从3月30日22时到4月26日20点,整整封城26天。

解封当晚,居家隔离了整整26天的瑞丽人难掩兴奋,自发放了烟花庆祝。

解封后,按照规定,姐告人仍不能自由活动,他们尚未度过3个月的半封闭式管理期,病毒却又一次找到了办法,突破了严防死守的中缅边境线。

这样的结果,也许已在很多当地人的预料之中。

5月,姐告解封时,一位在隔离酒店工作的民兵就悲观地预估,“最迟7-8月份又要封城。”彼时,他刚刚度过最辛苦的防疫工作期。

在全球防疫的大格局下,中国不可能独善其身。但只有在瑞丽,这种无力感显现得尤为强烈,它体现在每个人的身上,让人无法摆脱,真实又强烈。

超3000人守国门

“守边真不容易”,一位瑞丽当地的居民感慨。

在这30多万人的小城中,有数万缅甸来的务工人员,也有无数瑞丽人前往缅甸进货、谋生。

中缅两地人民有着密切的商贸往来和生活交流也孕育了当地著名的边陲特色——偷渡。

“169.8公里边境线,很多都是大山,农田,河流,管不住的”。

当新冠疫情袭击缅甸,突然间,这些处处可见的“边陲盛景”就成为了病毒的突破口。

“边境线很夸张的,你扎着铁丝网,就有人剪铁丝网,甚至挖地道,还有人故意在对面假装游泳,伺机等待游过来的”,一位当地居民对八点健闻介绍。

疫情之初,2020年4月,瑞丽新冠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就发布了《瑞丽市防范境外疫情输入奖惩办法》,“鼓励群众(非公职人员)发现、举报、扭送’三非’和偷越国边境行为”,举报一人奖300元,扭送一人,奖励1000元。

柔性的举报措施难挡偷渡的漏洞。

去年9月14日,几名不在常态化筛查范围之内的偷渡客,引发了瑞丽近期的第一次大规模疫情以及封城。

之后,便是防疫措施的升级,主要表现便是,更严格地“防偷渡”。

去年11月开始,政府就组织民兵,24小时蹲守边境线,“每隔几百米一个帐篷,夜里拿着手电巡逻”。

有偿,“每人每月一两千吧”,一位当地人告诉八点健闻,“民兵就是当地寨子里面的人”。

严防死守之外,还要引导疏通。11月底,又有了“自首点”,以防止跨境违法犯罪人员“从便道、小道非法入境”,一位姐告区居民告诉八点健闻,“姐告目前应该有2个自首点”。

然而,到了今年的3月29日,在姐告玉城重点人群的例行核酸检测采样中发现了1例缅籍确诊病例后,16天中历经三轮全员核酸检测,发现了111名患者。

弦绷得更紧了,而且再也没有机会松开过。

边境防控网络继续升级。

4月,瑞丽宣布在169公里的边境线上,设置了506个封控点,布置了 3900余人,24小时轮流值守在边境一线。

4月26日,低风险区解除了居家隔离,却“只是变成了一个更大的隔离区而已,一直在管理”。

随着东南亚的疫情日渐严峻,边境的防控措施也在日渐加码。

入境隔离人员21天隔离期间的“三次核酸,每七天一次”,变成了“第1、4、7、10、14、16、21天各采一次,第7和第21天还要采双份”。

到了6月,围栏更高了,监控更密了,对偷渡的打击更严厉了。

6月28日,德宏芒市处置了一位协助偷渡的村民,除了通报、没收涉案财物、暂停政府补贴外,还在其住所墙面显眼位置喷涂了“偷引带可耻”的红色标识。

7月,与上轮疫情时隔两个多月,病毒,终于又突破了以围追堵截防偷渡为宗旨、层层加码的防控网络,来了。

△ 2021年7月6日,瑞丽市某小区,社区网格工作人员手持扩音器通知住户分时段下楼核酸检测。图片来自人民视觉。

面对狡猾的、总能突破边境线的病毒,无论是防疫工作者、翡翠、玉石、外贸商人、还是普通的家庭主妇,瑞丽人的无力感在蔓延。

“这一年在瑞丽主要在做什么?主要做核酸”,瑞丽人甚至开起了玩笑,即使三次封城,也不影响他们自嘲,“不要慌,习惯就好,只要体温还是36.5,就不影响你吃土。”

但是,玩笑背后,却是生计飘摇的心酸。

“疫情之前,整个瑞丽都很忙,疫情让城市一夜之间速冻了。”玉雕加工商井先生曾亲历了瑞丽玉石行业过去几年的急速升温,和疫情对这座边贸重镇日益加深的耗损。

紧邻的缅北矿带是世界公认的质量最高的翡翠原石产地,这一行业从不缺乏有关致富的传说,而毗邻产地源头的瑞丽,不断吸引着怀揣财富梦想的人,进入当地玉石产业上中下游的各个环节,寻找商机。

如井先生和他的长辈一般的移民几乎撑起了瑞丽这座小城的半壁江山,根据2020年人数最多的一次核酸检测,瑞丽常住人口有38万,其中有近17万为外来人口。

2010年,国务院批准瑞丽作为开发开放试验区,希望在这里构建中缅边境经济贸易中心,这里的玉石行业也进入了一次快速增长期。

初到瑞丽的几年,井先生的玉雕生意年年红火。但随着从业人数迅速增长,竞争愈发激烈,生意难做导致一批商人流出,瑞丽一度在2015年出现了萧条的迹象。但很快,翡翠直播的兴起为玉石产品打开了新的销路。

数度封城前,直播经济早已改变了瑞丽人的生活节奏。因为直播间的交易通常发生在晚间,瑞丽城区的夜生活整体被拉长,上午11点前街上都少见人流。但到了晚上,各地特色风味饭馆和娱乐休闲场所都相当热闹。

因为疫情,边贸区的集市和夜晚的街边前所未有地静默下来。

大量个体经营者无力继续支撑店面,即使房价在下降。

一个瑞丽本地人说,她上一次看电影是四个多月前,电影院在春节前后开过几天,但现在一个个都在遣散员工。她家原本正准备开饭馆,现在只能无限期搁置。

前途未卜和因此带来的焦灼成了许多瑞丽人的现状,“德龙夜市,姐告玉城,搞玉石的市场不开,直播也不给发货,大家都去吃土”,一位当地商户向八点健闻抱怨。

井先生的一个朋友在4月解封后开始筹备一家生鲜店,上周刚刚开张。为小店投入的几万元是他这几年攒下的全部家当,如果最新这轮疫情持续下去,今年赚不回本钱,他只能再谋别的出路。

经济活动的收缩,对许多没什么资本的普通人来说是雪上加霜的。

外地姑娘小葛是5年前来的瑞丽,她先到木材厂上班,却被老板拖欠工资,之后几个项目接连失败。背上债务后,小葛连离开瑞丽的路费也凑不出了,她开始推着一辆二手电动车摆摊,所有货加起来有几百元。

疫情中,为了能出摊,她每7天需要做一次核酸,全员核酸检测是免费的,平时检测则需要自费,五人混合一管,一次25元。这笔钱是小葛两天半的饭费。

“这一年在瑞丽主要在做什么?主要做核酸”,有瑞丽人甚至在网上开起了玩笑。很显然,三次封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自嘲,“不要慌,习惯就好,只要体温还是36.5,就不影响你吃土。”

疫情反复,挫伤的不只是店铺的账面,还有人们对未来的信心。

留下,还是离开?对于每个商户,这个抉择都意味着不同的取舍。

做珠宝直播的资产轻,离开瑞丽去其他玉石集散地寻找机会或许不难。但对那些在瑞丽耕耘了多年的人来说,去留问题牵涉到难以搬动的设备、人脉,乃至情感和家庭。

疫情后,一位湖南籍珠宝商的铺面和直播间都倒闭了,但因为妻子是缅甸籍,无法离开瑞丽随他回老家,他留了下来。现在,他开始转型,在线上卖德宏本地的特色农产品。

7月5日,一位曾经到访瑞丽的游客,在微博上发了12宫格的照片给瑞丽人加油鼓劲,他写道,“这就是瑞丽的姐告。”

照片里是2019年的姐告,那时还没有疫情:中缅一日游的生意一场火爆,游客们被这里完完全全的东南亚风格所吸引。姐告玉成直播基地里人土攒动,大树下的摊位摆满了翡翠和玉石。

力竭的小城

2020年11月起,加强边防,防控措施层层升级;2021年4月、5月两个月间,大部分瑞丽人疫苗接种完成。

然而,极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近半年来东南亚疫情的暴发,以及传播力极强的印度新毒株的出现,却让瑞丽御病毒于国门之外的计划又一次落空。

一年内遭逢四次新冠袭击,从全员核酸检测、加强边防,到大规模注射疫苗,瑞丽的防控措施层层加码,但是仍然挡不住狡猾的病毒。这座小城,真的感到有些精疲力竭了。

一位瑞丽的当地居民则感慨:“情况最辛苦的时候身边的公务员家庭是全员上阵的,很多小女生也在边境上拿着手电筒彻夜巡查,每个前线都尽全力了……”

一位当地网格员向八点健闻提到:“瑞丽医疗资源太薄弱了,全省倒数,医务人员不够,民警民兵也不够”……

一位当地民兵向八点健闻介绍:全员核酸检测的时候,尚有省内支援,常规防控期间,压力只能由依靠当地公职人员、医务工作者分担,从3月底到现在,“一直在工作,几乎没有休息”。

然而,疫情却并没有消停的迹象。

2021年2月开始,缅甸军队与反叛武装团体之间发生的冲突导致数千人流离失所,也使得新冠病毒在缅甸全国范围内迅速传播。

7月3日,姐告被封当天,缅甸卫生与体育部发布消息称,在缅甸当日的抽检样本中,新冠肺炎确诊率超过20%。

7月6日,瑞丽再现本土疫情,两天新增8例感染者。据缅甸中文网报道,与姐告只有一桥之隔的缅甸最大的边境口岸木姐口岸,新增了51例确诊病例,单日新增再创新高。

考虑到缅甸的防控能力和整个东南亚的疫情传播情况,有外媒发表文章说:“缅甸可能成为新冠疫情新震中”。

可以预见,瑞丽今后的防控形势几乎注定会更为严峻。

“去年9月份那一次,或者今年4月份这一次,你可还以说瑞丽人还是比较坚强的,尤其去年9月份之后一开始大家还是照样做生意,也互相鼓励着继续做,但是经过4月、7月再来了一次,尤其这次之后,我觉得……就不能说瑞丽人坚强了,只能说,这个城市挺悲壮的。”提起瑞丽的将来,井先生说。


温馨提示

第十一届中国慢病管理大会将暨医养结合发展论坛7月将在郑州召开,目前大会参会报名通道已全面开启,让我们共聚古都郑州,共同为中国慢病管理和老龄健康事业贡献力量。

欢迎扫码或致电大会组委会报名

会议合作:

陈老师 :010-64243004  13811298268

参会报名:

赵老师 :010-64440696  15901170986

长按(识别)下方图中二维码,进入大会报名通道

大会微信扫码页面.jpg



  
0 条评论
慢病界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E-mail:mbj@ncd.org.cn 京ICP备09085420号-2 法律顾问: 北京特派律师事务所 网站制作博乐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