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奥密克戎毒株或含感冒病毒基因片段 下一篇: 《自然》重磅:这种饮食方式可以限制肿瘤生...
分享到:
当前位置 : 科普 > 医学前沿
近一年,这几种精神疾病死亡率飙升3-9倍
2021-10-26
来源:生物谷
9922
0
女性、年轻人受新冠影响更大

  

  今年10月8日《柳叶刀》上发表了一篇系统综述,该文章收集了世界上各个国家和地区自2020年1月至2021年1月心理疾病患者的相关数据,详细对比新冠疫情前后抑郁症与焦虑症患病率的不同。

全球范围抑郁症与焦虑症患病率上升

  该研究发现,若无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抑郁症患病率估测为2470.5/10万,相当于全球共1.93亿人患抑郁症。但在疫情影响下,患病率上升至3152.9/10万,即全球共2.46亿人患抑郁症。疫情导致2020年抑郁症患病率增加了约0.53亿,增加幅度约27.6%。

  再看焦虑症,若无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患病率估测为3824.9 /10万,即全球共2.98亿人患焦虑症。新冠疫情爆发后,患病率上升为4802.4 /10万,即全球共3.74亿人患焦虑症。也就是说,疫情导致2020年焦虑症患病率增加了约0.76亿,增加幅度约25.6% 。

  可见,疫情会导致焦虑症与抑郁症患病率上升,且幅度均大于25%。


那么,新冠到底哪个因素影响到心理健康呢?

  研究人员又设置了3个“新冠影响指标”:每日新冠感染率、人员流动减少(由于封锁策略、居家隔离等)、每日超额死亡率。结果发现,每日新冠感染率、人员流动减少与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患病率增加相关。而每日超额死亡率,在排除上面两个因素的影响后,则未显示出与抑郁症和焦虑症患病率有任何关系。研究人员推断,超额死亡率与每日新冠感染率、人员流动减少呈线性关系,而对抑郁症和焦虑症患病率并没有影响。

表1. 2020年COVID-19影响指标与焦虑症、抑郁症的相关分析

1.png

表格来源:LANCET. 2021;S0140-6736(21)02143-7.

       也就是说,新冠感染率增加、人员流动减少,可能会导致焦虑症和抑郁症增加,而超额死亡率则与此无关。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本文着重分析了每日新冠感染率、人员流动减少与抑郁症和焦虑症之间的关系,但是这两者本身并不能被看作是抑郁症和焦虑症的危险因素。抑郁症和焦虑症的危险因素之一仍应是新冠疫情本身。


女性、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受疫情影响更大

  研究人员对性别和年龄进行亚组分析,结果显示:女性、年轻人的抑郁症和焦虑症患病率更容易受到疫情影响。

  就性别而言,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女性抑郁症病例增加了35.5百万例,增加幅度为29.8% ;男性增加了17.7 百万例,幅度为24.0% 。女性焦虑症增加了51.8 百万例,增加幅度27.9% ;男性增加了24.4 百万例,增加幅度21.7%。

  也就是说,对于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患病率,疫情对女性的影响远大于男性。

2.jpg

  图1  疫情发生前后的全球抑郁症 (A)和焦虑症(B) 发病率对比(年龄与性别分析)

  来源:Lancet. 2021;S0140-6736(21)02143-7.

  接下来,研究人员进一步将数据转换为伤残调整生命年(DALYs,即由于疾病所致伤残或早死而引起的健康寿命损失年)。结果表明:受疫情影响,抑郁症导致的DALYs 增加了137.1/10万,其中女性为182.0/10万,男性为92.5/10万。同样,疫情影响下焦虑症导致的DALYs 增加了116.1 /10万,女性中为157.2 /10万女性,男性中为75.3 /10万男性。

  即疫情影响下,抑郁症和焦虑症引起的伤残调整生命年大幅度增加,且女性的增加远大于男性。

3.jpg

  图2:由抑郁症和焦虑症导致的DALYs增加(性别和年龄)

  来源:Lancet. 2021;S0140-6736(21)02143-7.

  在疫情出现以前,全世界范围内的女性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患病率就高于男性,在中国也是如此。近期发表在Lancet Psychiatry的一项研究表明,在中国,女性任何一种抑郁障碍的患病率都高于男性,其终生患病率是男性的1.44倍。再加上女性的心理更容易社会、经济变化影响,因此疫情以来,男女抑郁症和焦虑症的差异被进一步拉大。

  年轻人相对于年龄较大的成年人来说,他们受影响主要是由于学校关闭,无法正常接受教育及与同龄人玩耍。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 (UNESCO)表示,新冠疫情是人类历史上导致全球教育中断最严重的一次。2020年间,在超过190国家有约1.6百万学生的学业被部分或全部中断。而对于上班族来说,当公司选择裁员时,相比于更有经验的人,步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也会成为首选开除的人选。

  

疫情之下,自杀率是否变化?

  那么,新冠疫情既然使抑郁症、焦虑症的患病率增高,对这部分患者的自杀率是否有影响呢?

  2021年8月Pirkis 等人在Lancet Psychiatry发表的一项研究分析了 2020年4至7月的数据,发现新冠并未导致自杀率上升。但是,由于该篇文章仅分析了全球疫情开始的几个月的数据,会不会是自杀率还未得以体现?

  日本一篇研究就揭示了这一现象。在Nat Hum Behav发表的一篇文章中,Tanaka及他的同事发现,在疫情开始后的2至7月,日本自杀率下降了14%,然而接下来在7-10月自杀率又上升了16%,且以女性、年轻人自杀率上升为主。这可能说明了,随着疫情进展,其社会影响、经济影响逐步显现,自杀率也在变化。

  由于疫情仍未结束,各种数据仍在动态变化中,疫情导致的各种心理或行为也会随之改变。

  

患有心理疾病的人群死亡率飙升

  此外还有研究发现,疫情期间患有心理疾病的人群死亡率确实增高了。The Lancet Regional Health—Europe 就在今年的世界精神卫生日(10月10日)发表了一篇研究成果:研究人员通过观察研究160.000名患有心理疾病或智力缺陷的患者发现,这部分人群的死亡率在没有疫情时就比其他人群高,而在2020年3至6月,由于疫情的出现,这部分人群死亡率又进一步增高。例如,在第一次封锁政策下,学习障碍人群的死亡率比无心理疾病或智力缺陷人群高出9倍,进食障碍人群高出5倍,人格障碍和失智症患者高出4倍,思觉失调(曾命名为精神分裂)患者高出3倍。

  在前疫情时代,抑郁症、焦虑症等心理疾病一直都是现实存在的一个问题,轻者影响生活,重者威胁生命。然而由于经济、文化等多种原因,心理疾病在很多国家并未受到重视。

  新冠疫情到来后,心理疾病患者发病率似乎雪上加霜,而疫情的到来也为心理健康的诊断和治疗带来了更大的挑战,但这也许也是个机遇来唤起大众对于心理健康的认识,重新审视现有的心理健康医疗体系。

  
0 条评论
慢病界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E-mail:mbj@ncd.org.cn 京ICP备09085420号-2 法律顾问: 北京特派律师事务所 网站制作博乐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