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新冠肺炎的后遗症有多大?柳叶刀:绝大多数6个月还没恢复健康 下一篇: 新冠疫苗接种时要注意什么?北京疾控给出四...
分享到:
当前位置 : 资讯 > 热点
机场输入的境外病毒,如何在河北农村引爆疫情
2021-01-11
来源:八点健闻
9944
0
初步判断,零号病人在河北的出现,早于1月1日第一例本土确诊病例发现半个月。这意味着,在半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内,病毒已开始在石家庄农村的隐秘传播。

  

初步判断,零号病人在河北的出现,早于1月1日第一例本土确诊病例发现半个月。这意味着,在半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内,病毒已开始在石家庄农村的隐秘传播。

2021年的第一个10天内,河北石家庄经历了本土新冠阳性数量由1例上升至10日的384例(包括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惊魂时刻。此前,河北已约160天没有新冠病毒病例。

这是自去年4月武汉疫情平息后,规模最大的新冠疫情本土爆发事件。

防控等级最高的“封城”在河北石家庄市再现。也是在10天内,石家庄、邢台完成从发现新冠确诊病例、到1300万人的第一轮大规模核酸检测完成、居家令等限制人口流动系列举措。“(石家庄)疫情可在几个星期或一个月内得到控制。”专家张文宏对石家庄疫情给出了乐观的预测。

但依旧找不到零号病人。

基因测序显示病毒毒株来自境外输入,初步判断,零号病人在河北本土的出现在2020年12月15日之前——早于1月1日第一例本土确诊病例发现半月。

零号病人和最早的本土病例发现的时间差,正是病毒的隐秘传播期。这意味着,在半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内,新冠病毒已开始了它在石家庄农村的隐秘传播。

如果说境外输入的病毒像一颗小火星,为何它能穿越境外输入病例防控、航班熔断等种种封锁,在河北农村引爆?

此次的河北疫情,让大家开始关注中国疫情防控最薄弱的农村。全国其它地区农村基层防控也因此有所调整,如果让农村避免成为病毒聚集传播的“火药桶”?如何在中国本土病例清零之后,防止境外输入的火星在本土“燎原”?

“空城”石家庄

此次的石家庄“封城”,比去年底武汉的封城更严格。在石家庄内的大部分区域,人们执行严格的居家隔离,不能随意流动。

△吴靖 摄

1月8日,石家庄零下10度,“封城”已启动。

傍晚的石家庄火车站,一个年轻的外地旅客,在此站中转,中转口就在站内。他却跟着浩浩荡荡拖着行李箱提前返乡的人群,误入了高铁站出口。他正要掉头往回走,工作人员拦住他:“出去了就没法再进。”他一时不知所措,四处找工作人员求助。

没有人能帮他。“进来了可就出不去了”,另一个工作人员朝着涌出的人群重复高喊。

接着,是这个总人口1039万的,特大城市的停摆。

高铁站的出租车停车场,空了,公交车站台,十几分钟等不来一辆车,听旁人说,公交车1小时来一辆。晚上6点,滴滴打到一辆车,车被拦在高铁站外步行500米的空旷处,师傅接上乘客,路上闲聊,他说,这是今晚最后一单,明天就不出来接活了——明天起,小区全部封锁。

车从高铁站驶向城市内环,街边,一对运动服着装的母子在跑步。母亲喘着粗气说,刚检测结果出来,是阴性,但憋不住了。晚上看守的人不在,跑出来散个心,她们来自低风险小区。第二天是新一轮更加严格的隔离政策,新闻说,包括低风险小区的所有人要在家里继续隔离7天。

这天,这个城市已经完成了第一轮全民检测,仅仅用了3天时间,累计检出阳性354人。这些阳性人员,有298个人,都来自漩涡中心、石家庄的三环外——藁城区。

在没有有效手段抵抗病毒大规模侵袭的时刻,束手无策的人们只能选择暂时躲避它,呆在家中。

第二天上午,手机弹出新闻,从上午9:40起,石家庄市将全面暂停公交车所有线路运营。又弹出一条新闻,从上午9:40,将全面暂停地铁所有线路运营。随后停运的是滴滴、共享电动车。唯一可以使用的交通工具,是街边无数辆东倒西歪的共享单车。

恐惧在年初几日随着确诊人数不断上升,到达顶峰,又逐渐消散。确诊的225个患者,至今还没有出现死亡病例。

但它正面临其他城市还未遇到的新困境:防控末端环节——农村疫情的爆发。这里有4010个行政村,靠近东北边的机场附近的农村,藁城区小果村、刘家佐村,成了重灾区。

南三环边由农村拆迁改建的回迁小区,这些小区虽属于低风险小区,但村民仍然不被允许进出。有些人在楼下空地上散步,接近饭点时间,送餐送菜的外卖员在大门口和居民交接食物。

△吴靖 摄

一些更加偏远的石家庄农村,当地居民拍短视频与外界分享,村干部如何用一天时间,将通往其他村的主路封起来的:推土机推成的土堆、塑料门黏成的一道墙。

溯源和流调紧急锁定境外输入和机场

早在河北疫情爆发初期,一位病毒学专家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病毒的输入应该是单一源头。先是由机场输入,经工作人员或高危职业人群感染,造成的传播。”

他同时认为,冬天冷,病毒存活时间更长,这些国际入境航班,在检测能力较弱的地方都会成为重点区域。

1月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也证实了这次河北疫情的新冠病毒的基因测序结果,排除了和本土其它病例的相关性,可能来自俄罗斯菌株。

从俄罗斯到石家庄,不仅有货运航班,也有客运航班。去年7月31日,石家庄至俄罗斯的货运航班开通。一架由莫斯科飞抵石家庄正定机场的客运航班还在2020年10月24日检测出14例核酸阳性旅客,触发了4周的熔断机制。

以上猜测,正在逐步被官方证实。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办公室主任师鉴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病毒通过机场输入的可能性很大。他谈到疫情爆发的村庄都在机场附近,一些村民在机场附近的宾馆或机场务工。

在1月10日河北省的新闻发布会上,师鉴更是宣布了未来流调溯源工作的重点围绕境外输入病例和正定机场工作人员进行:

一是自11月以来,石家庄市作为第一或者第二入境点境外输入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

二是近期入境人员隔离点的集中隔离人员和相关工作人员;

三是自11月以来,正定机场国际货运航班从事物品搬运从业人员。

疫情如何在农村引爆?

关停基层医疗机构后药店或成危险区域

农村基层医疗机构不能第一时间识别出发热病人,是这次河北疫情聚集性爆发的关键点,也是农村疫情防控的难题。(详见《5天新增234例,新冠病毒在河北的隐匿传播,暴露了中国疫情防控的最薄弱环节》)

去年,当武汉疫情爆发后,全国其它地区考虑到基层应对能力有限,资源和防护也不如大医院时,他们通常采取的做法是——关停村卫生室、个体诊所。

村医刘立红所在的安徽省宿松县孚玉镇大河村,距离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只有20公里。2020年春节,刘立红所在的村卫生室被迫关停,7、8名村医全力投身于卫生防疫工作。直至武汉4月8日解封前,村民有发热症状一律到县级医院就诊,村卫生室和乡镇卫生院都没“生意”。本来是防止基层医生截留发热、咳嗽患者,但直接关掉的“一刀切”做法,给老百姓造成了很大的看病困扰,连问诊日常疾病都无处可去。

那段时间,刘立红经常接到村民电话,抱怨看病很不方便。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连卫生院都不准看病人,一有发热就必须转诊到县里设有发热门诊的医疗机构。刘立红指出,“但毕竟大多数患者都是患普通疾病,一律要求转诊,老百姓会觉得不方便,一些年老的、子女不在身边的患者干脆直接在药店拿药回家,不再就诊,这就更加危险。”

此次河北疫情爆发后的部分县市采取的也是直接关停村卫生室和个体诊所。

八点健闻获悉的一份“泊头市卫生健康局关于加强基层医疗机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显示,全市个体诊所、门诊部、医务部、村卫生室,即日起全面停诊。纳入一体化管理的村卫生室不允许接诊,只负责本村的疫情防控工作,未纳入一体化管理的村卫生室全面停诊。文件发布日期是2021年1月10日。

河北邢台村医李强(化名)指出,和疫情爆发地小果村、刘家佐村的卫生室接诊发热病人不同的是,连续两年,李强几乎没有接诊过发热病人,随着他所在村卫生室全面禁止输液,村医遇到发热病人也都建议转诊到县级医院。

但当基层医疗机构关闭或者遇到发热病人转诊到县医院时,反倒导致发热病人出现症状时首选去药店。

李强证实,在去年他一发现村民发热,建议发热村民转诊至县医院时,他们都嫌麻烦。“村民家里现在都有体温计,如果体温偏高,大多数病人都会去先去药店,因为药店‘更好说话,买药更容易’。”

在近日公布的确诊病例轨迹中,“买药”成为一个关键词。据八点健闻梳理,自1月4日至1月9日,就有14名新冠检测阳性患者有过“买药”经历,仅仅1月9日公布的46名病例中,就有7名出现症状的患者去“买药”。如果算上“自行服药”,数字会更多。

他们当中,有人出现咽痛、发热症状后,当日骑电动车去机场附近的两家药房买药,最终一家五口都检测出核酸阳性;有人曾去赶集、商场购物、饭店聚餐后,在村诊所买感冒药;也有人在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院买药。

这种行为轨迹隐藏着一条危险的病毒传播链:患者往往出现症状,才会想到去药店购药,那么购药行为就存在传播风险。而自行服药后症状暂时消失,又会使他们潜藏在普通人群中,难以被发现。在一次次婚礼、赶集、聚餐中,狡猾的病毒如火苗般逐渐蔓延藁城区的大小村庄。

而当家门口的诊所、卫生室停诊,疫情又增加了人们对感染风险的担忧。加之路途遥远,大部分村民并不愿去医院,在这种情况下,药店就成了必然选择。

对此,一些城市也有相关应对措施。

一份署名为“保定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盖章文件显示,不具备核酸检测能力的基层医疗机构,不允许售卖退热、止咳类药品。

药店并未被禁止售药,但要求购药者出示本人身份证及患者3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在店员开展流行病学询问和信息登记,方可购药。

但多位专家表示,这类文件并不能减轻药店传播风险:相较于医务人员,药房工作人员对于新冠难以鉴别、诊断,更缺少相关知识培训。即便有些地方开始要求药店登记患者信息,开展流行病学询问,但登记完以后,并不会将“病人”转诊到医院,甚至一些药店为了利益、避免牵连,不登记就出售药物。

提高基层医疗机构“发现病人的能力”

李强又回到了一年前,他所在的村已经有基层医疗单位挂出停诊、限制售药的标语。做为村医的他,现阶段的主要工作是“封村”,禁止人员流动。即便是人员本县内流动,也要提供3日内的核酸检测证明。

村里面的广播又像去年一样响起来,告诫村民:尽量不要出家门,不要串门,不要聚集。

陕西省山阳县卫生健康局副局长徐毓才认为,在武汉疫情早期,由于对于新冠肺炎还有很多未知,基层医务人员对于疫情防控也不很熟悉,因此一些地方决定关闭诊所实属无奈之举。现在随意关闭基层医疗机构就有点儿欠妥。

他继而指出,疫情防控中,所有基层医疗机构承担的最核心任务就是“发现”病人,提高发现病人的能力。“基层医疗机构是疫情防控的第一哨点,根本不能关,如果关了,疫情防控的第一哨点就失明了。”

武汉大学健康学院院长于学杰和徐毓才的观点一致,他们并不认为关停农村基层卫生医疗机构是最佳选择:“主要还是加强乡村医生的教育,让他首先能够怀疑可能是新冠,尽管没有检测手段,但是发现类似病人,知道这些病人症状是什么,可以通知上级单位,及时将样本送到有能力检测的地方免费检测。”


  
0 条评论
慢病界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E-mail:mbj@ncd.org.cn 京ICP备09085420号-2 法律顾问: 北京特派律师事务所 网站制作博乐虎